当前位置: 首页 >> 制冷设备

国内天然气面临提价压力价格成为争辩的焦点

2019-09-19 0人读过

  随着天然气消费与国内生产的缺口日益扩大。中国不得不着手准备提高报价以获得更大的天然气份额,这也使得中国国内的天然气价格面临极大的上调压力。 11月9日,第二届中国天然气国际峰会上,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处副处长王晶对说,中国天然气国际谈判很艰难,“很多项目还都在进行中,主要就是价格问题,国内承受不了。” 同一个会议上,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战略规划部总经理艾米尼(Mohd Farid Amin)说,他们的2400万吨的天然气产量基本上都已经有了买家。中国如果想在进口方面有突破,“必须在价格方面完成与国际的一体化”。 这家公司刚刚与中海油签订了合同期限为25年的天然气供应协议。据了解,该交易价格为每百万英制热量单位5至6美元。但5至6美元的价格依然远低于当前将天然气输送到北亚地区的9至11美元的市价。 价格焦点 上述协议的最新价格已经远高于中海油在2002年跟澳大利亚和印尼供应商达成的协议价格。而在这个项目以后,中国再无大的进展。 高世宪说,现在中国与国际卖家正在谈的液化天然气(LNG)项目至少有10几个,而且双方是已经接触了很久的。但到目前为止,谈判成功并已开始正式运营的就只有与澳大利亚合作的广东液化天然气项目一个。高世宪是国家发改委宏观院能源所循环经济利用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萨哈林能源投资公司市场部副总裁沃尼科曼尼(Koert Vonkeman)说,“在亚洲,也会有其他的买方出现,我们提醒中国必须注意竞争,也想提示中国国内价格与国际价格的一体化。这需要中国作出相应的能源政策。”萨哈林能源投资公司是俄罗斯“萨哈林二号”项目运营商,是俄罗斯惟一的外资控股石油天然气项目。沃尼科曼尼称,他们已收到十多个国家的用气要求。 去年末,中海油与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公司有关澳洲高更LNG项目的合作以失败告终。与此同时,雪佛龙宣布与日本再签署了一份新的供气合同,而价格问题是其中的关键。 目前,由中石油负责谈判的中俄天然气管道项目,也由于价格问题进展缓慢。 “在具体的谈判进程中,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价格方面,其他的都不是问题。”中石油咨询中心副主任陈永武说。而此前,中俄已进行了近五年之久的天然气谈判,一路波折。 今年10月中旬,谈判对手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发布公告称,“双方计划2006年底结束有关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条件的商业谈判,以便在2011年开始沿西线向中国出口第一批天然气。” 但现在看来,形势并不像公告中所说的那末明朗,“与俄罗斯的谈判年底能不能结束还不好说。”中石油咨询中心副主任陈永武说。 道达尔天然气与发电全球液化天然气是另外一家正在与中海油进行LNG谈判的公司。 该公司副总裁胡特里克(Ronan Huitric)说:“我要告知大家,我们在合同里,必须有更多的灵活性,合同里还要有调理机制,而不是25年不变,这样会使双方都感到高兴。”而就在两周前,双方刚刚做了一个现货项目。“现在天然气价格都是和现货价格捆绑在一起的,现货价格上升了,合同价格也将上升。” “国际上的天然气资源比较丰富,但目前也是竞争剧烈,非常抢手。”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油气处副处长王晶说。中国会采取两种途径进口天然气,直接进口和参与国外天然气资源的开发,参与一定的股分。“3大石油公司会是参与的主要力量,这些是政府发展天然气战略的主要考虑”。 尼日利亚、印尼、马来西亚、阿尔及利亚是世界上出口LNG最大的四个国家,四个国家的出口量占到了全球的60%。除阿尔及利亚以外,另外三家都已经和中国坐在了谈判桌前。 价格改革 根据相关计划,中国天然气的利用格局是:西气东输、北气南下,包括俄罗斯的天然气将会沿着向南的方向逐步到东部和南部地区,包括环渤海、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此外,还有海气登陆,主要包括两部份,由3大石油公司自己海上开发的和国外购买的,也主要优先供应沿海地区。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预测,中国对天然气的需求在“十一5”末期,达到1000亿立方米以上。今后20年,天然气消费量年均增长率可能会超过15%。雪佛龙天然气公司全球副总裁赛德斯(Audie Setters)预计到2020年将会有2500万吨的LNG进口规模。中石化东海西湖天然气公司销售部总经理李良认为,至2020年,中国的天然气将有800亿立方米(约合5600万吨)缺口需要进口。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处副处长王晶说:“要想得到更多的油气资源必须加快价格改革的步伐,改革的方向就是要与国际接轨。” 新一轮天然气市场改革的大幕已经拉开。2005年5月,国家发改委正式启动天然气价格机制改革,使原来比较低廉的清洁能源的价格逐渐与国际价格接轨。根据国家发改委下发文件(发改价格[2005]2756号文),近期改革天然气出厂价格形成机制的目标是:进一步规范价格管理;逐渐提高价格水平,理顺与可替换能源的价格关系;建立与可替代能源价格挂钩和动态调剂的机制。 “事实上,自从去年决定调整天然气价格后,发改委一直都在做各方面的调研。”国家发改委宏观院能源所研究员周凤起说。 “靠低价的清洁能源发展经济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应该转变观念,进一步有计划地提高价格,加快接轨的步伐。”王晶说。

心脉痹阻证原因及各自表现
亚宝药业薏芽健脾凝胶
小孩健脾胃的药有哪些